【好客山东 | 游我助力】烟博瑰宝赏析(七)
庚子新春,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,在全国上下团结一心抗击疫情、攻坚克难之际,烟台市博物馆也积极行动起来,用实际行动丰富公众的文化生活。本期为您推出的是我馆馆藏珍贵文物:雕花翡翠鼻烟壶、王翬 《清溪送别图》、徐镜心 《光复登黄战事纪实》。
烟博瑰宝赏析(七)
雕花翡翠鼻烟壶

鼻烟壶,顾名思义,就是盛鼻烟的容器。鼻烟是一种烟草制品,原为西洋之物,明末清初自欧洲传入中国,它是在研磨极细的优质烟草末中,掺入麝香等名贵药材,并在密封中陈化数年以至数十年而成。吸闻之後不但具有明目的效果,还有解除疲劳的作用,而吸闻鼻烟更成为一种社会时尚。鼻烟壶便迅速地融入了中国的艺术风格,成为清代艺术的重要象征之一。作为精美工艺品,鼻烟壶集书画、雕刻、镶嵌等技艺于一身,采用瓷、铜、象牙、玉石等材质,运用青花、五彩、雕瓷等技法,汲取了多种工艺特点,在海内外享有盛誉,成为中外人士珍爱收藏的对象。

烟台市博物馆所藏这件雕花翡翠鼻烟壶原为烟台历史名人、甲骨文的发现者王懿荣所有,后流传到王懿荣之子王崇烈手中。1919年,王崇烈去世,其家人将鼻烟壶用布裹着放在王崇烈手中陪葬。1975年,福山古现李家村群众掘开王崇烈之墓,众多随葬品被群众当成“四旧”砸毁,对于这件珍贵的鼻烟壶,当时在场的群众说“这是个小破玻璃瓶,快砸了吧”。幸好李家村党支部书记刘焕一及时赶到,并说服群众,将其完整地保存了下来。后来,李焕一同志代表村民将这一稀世珍宝郑重地献给了国家。
这件鼻烟壶,通高6.4厘米,最大直径4.7厘米,重50.5克,小口、短颈、扁圆腹,带粉红色兽玺盖。壶体通身翠绿,质地莹润,浅浮雕山石、芝、兰,生机盎然,宛如一幅生动的花卉图;而且壶型美观大方,雕刻刀法圆润,工艺精湛,具有浓郁的清代宫廷风格。
烟台市博物馆所藏的这件雕花翡翠鼻烟壶,集材质、雕刻、纹饰题材于一体。这件小小的鼻烟壶,以极高的历史价值、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向世人展示了她独有的魅力,在众多的鼻烟壶中独领风骚。

王翬 《清溪送别图》

王翬(1632-1717),字石谷,号耕烟散人、清晖老人等,江苏常熟人,有“清初画圣”之誉。
烟台市博物馆所藏《清溪送别图》为王翬中期画风的代表作,技法精湛,清丽工秀,明快生动,所绘内容为一个春日清晨隐居山野的主人与友人依依惜别的情景。画面布局有起承转合,疾徐变化,好似一曲骊歌。此卷为王翚为友人送别所作,从后面翁同龢的题跋可看出曾为其旧藏,是作为送别礼物赠给了族侄。
翁同龢曾为光绪帝师,因参与戊戌变法而被打压,革职还乡。王翚的画作表现的是朋友间依依惜别的情怀,翁同龢的诗作中则更多感慨于目下大清王朝的满目疮痍,倾诉对光绪帝的牵挂与惦念。两人以诗画相随的形式,为我们奉上了一首四手联弹别时曲。

翁同龢跋及钤印:龢(朱)、松禅居士(白)、天放闲人(朱)
徐镜心 《光复登黄战事纪实》

徐镜心(1873—1914),又名文衡,字子鉴,龙口市徐家村人。1901年入烟台毓才学校读书,结识了《芝罘日报》日本籍记者仓谷其藏,1903年,东渡日本留学,加入同盟会,被孙中山委任为山东同盟会主盟人,负责同盟会在北方的活动,与黄兴同为孙中山的得力助手,素有“南黄北徐”之称。
徐镜心于1906年回国,创办了烟台东牟公学(展厅照片),招收爱国青年,发展同盟会员,进行革命活动,使烟台成为同盟会在胶东的联络中心,是辛亥革命时期山东独立运动的核心人物。1911年10月,武昌起义爆发,徐镜心在济南联络同盟会员积极响应,迫使山东巡抚孙宝琦独立;1912年8月徐镜心被选为国民党山东支部理事长,同年底又被选为国会议员。1914年4月,因策划讨袁活动,被袁世凯伪造证据诬陷杀害于北京,年仅41岁。
1912年1月15日,徐镜心与连承基等率500余名士兵乘两艘日轮向登州进发,乘夜登陆,一夜之间光复登州,于次日晚成立革命军政府。登州光复的消息传到黄县,各界无不欢欣鼓舞,徐镜心早与黄县有约,登州光复即时响应,于是乘胜收复了黄县。光复登黄战事的胜利,使胶东半岛红了一片。登黄光复给清廷的腹心京津地区造成严重威胁,在辛亥革命中产生了积极影响。
烟台市博物馆所藏《光复登黄战事纪实》是1912年2月,徐镜心从天津取道济南,在船上写成。着重记述了辛亥革命时,山东民军攻打登州、黄县的战斗史实及同盟会员的革命活动。《光复登黄战事纪实》为线装本,共43页,稿本长21厘米,宽14厘米,中有红色行线,每页9行,华盛斋制元书纸。陈旧,色微黄,每页左下角均有鼠蛀。内容有残缺,只有第30页完整。
《光复登黄战事纪实》是记载这一战事的珍贵资料,尤其它又是辛亥革命领袖人物的亲笔手书,因而具有极高历史价值。为国家一级文物。